狠狠撸狠狠射_天天撸在线影院_偷偷撸影院_撸管了_日日撸_撸撸网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yzwbggb.net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十景缎 第九十一章

时间:2018-05-17 房内声息时起时伏,也不知过了多久,从门后传出了那少女绝顶的呻吟,安静了下来。紫缘轻噫一声,搂着文渊的双臂更紧了些。文渊轻 轻呼了口气,低声道:「结束啦。」
  紫缘满脸赧红,轻声道:「文公子!」文渊道:「什么?」紫缘启唇欲言,忽然脸现羞态,低声道:「不……没什么。」
  文渊心中一动,低头望着紫缘娇美的脸蛋,情意上涌,又在紫缘唇上深深一吻。紫缘娇躯一震,身子稍一绷紧,随即放鬆,全身像是失了 力气,柔弱地投在文渊怀中,陶醉地轻轻回吻文渊。文渊爱怜地吻了几下,低声说道:「倘若我们不是在这皇陵派的地方,那就……那就…… 」紫缘双目朦胧,悄声道:「就怎么样?」文渊嗯了一声,似乎不知怎么出口。紫缘自也想得到,不禁双颊生晕。
  正在两人心怀绮念之时,忽听那骆姓少女的声音低低传了出来:「龙少爷,我要回去牢房了。」那男子道:「去罢,到换班时,再到我房 里去。」
  那少女应了一声。
  文渊一听,心知那少女便要出房来,心念一动,低声道:「紫缘,快躲到那边房里去,别给发现了。」紫缘点了点头,快步奔进一间石室 ,才进门,文渊便拉了两名龙宫派弟子进房,接着又将其余三人拖了进来,以免给那少女察觉有人潜入,这才关上铜门,低声道:「那女子要 到关任师叔的地方,咱们得跟上去。」
  紫缘低声道:「我不会轻功啊,跟着你走,定会害你也被发觉的。」文渊道:「不打紧,我带着你便是。」说毕,凝神倾听门外动静。
  耳听门外脚步声起,步履轻巧,当是那少女已出了房间。文渊听那脚步声慢慢隐去,当即打开房门,抱起紫缘,飘身出房,往脚步声去处 的洞道跟了上去。
  过了一个转折,便见正有前方一个苗条的背影,脚步有些不稳,缓步前行。
  文渊抱着紫缘远远跟在后头,放轻步伐,全无半点声响,那少女丝毫不觉,逕自往前走去。
  走过洞道,又到了一个与先前相似的大石窟,连着四条洞道,却无人在洞中。
  如此洞道接着石窟,石窟又接着洞道,接连四次,终于到了一个只连接来路洞道的石窟,一个青石砌成的阶梯通往窟顶一个圆洞。文渊藏 身于洞道中,见那少女走了上去,也抱着紫缘走上阶梯。到了阶梯尽头,文渊探头察看,位在这石窟之上的乃是一间小石室,石阶对正一道铜 门,门边站着一个黄衣汉子,正背对阶梯,要把那门关上。
  文渊身形疾纵,一掌拍中那人背心。那人哼也不哼,应声而倒。文渊闪进铜门,眼前出现的是一条昏暗的长廊,壁上虽有油灯,却不明亮 ,不见尽头的长廊中冷气阵阵,更显得阴暗骇人。那少女远远走在前面,身影旋即隐没。文渊放下紫缘,两人携手向前走去。
  紫缘低声道:「文公子,这地方阴森森的,说不定……便是你那位任师叔所在了。」文渊点了点头,心道:「方纔上了那阶梯,此处总是 离地上近了些,对救出任兄有利多了。」
  忽听「辄辄」几声,前方一丝微弱光亮扩散开来,那少女已到了长廊另一端,开了道门,门外亮光洒入,却也只是稍增明亮而已。很快地 ,那少女走出了门,又将那门关上。
  文渊牵着紫缘,赶到门前,却是一道铁门。文渊轻轻一推,不见动静,亦没听到门后有任何声音,当下用力推动,那门辄辄而响,便即开启。文渊过门一看,只见两条石砖通道往左右两侧通去,不知那少女是前往哪条通道。文渊暗暗咋舌,道:「这地方简直跟迷宫没两样。」紫 缘道:「现下该怎么走才是?」
  两人正没主意,突然右边通道处传来几声极轻极微的呼叱声,紫缘没有听见,文渊却听得分明,低声道:「先往这边!」拉着紫缘,往右 快步行去。
  过了大半通道,紫缘也听到了呼喝争斗之声,低声道:「有人在打斗。」文渊道:「有女子的声音,说不定是师妹她们。」说着脚下奔得 更急。他托住了紫缘腰后,助她奔行,紫缘这才跟得上。
  忽听一声痛楚的呻吟传来,文渊心头一震,道:「是蓝灵玉姑娘。」紫缘惊道:「真是蓝姑娘?她……她受伤了么?」
  两人奔过通道,陡然进入了一间宽阔的石室,室中正进行着一场怵目惊心的大战。只见石壁上处处鲜血飞溅,两个人影拳来掌去,正在飞 快过招,难分难解,乃是龙宫派掌门敖四海和石娘子。凌云霞手挥齐眉棍,与赑屭太子双掌相斗,呼吸急促,似乎已支持不住。杨小鹃倒在墙 角,一动也不动,蓝灵玉挡在她身前,双戟飞舞,独战饕餮、睚眦两太子,一身衣衫染红了大半,一望而知伤势沉重,只是咬牙撑着。二十余名龙宫派弟子或空手,或持兵器,不时上前插手助战,只是不敢向石娘子出手,都是往凌云霞、蓝灵玉二女攻去。
  一见到巾帼庄四名庄主,便是身陷重围的险境,文渊心念电闪之际,立拔长剑出鞘,展步奔上,一道银白剑芒陡然连划三个大圈,影影绰 绰,流转自在,正是当日大败敖四海的「潇湘水云」剑术绝艺。敖四海不料有人横加插手,眼见剑法来路精妙难言,登时大吃一惊,慌忙撤身 退避,喝道:「什么人?」文渊逼退敖四海,挥剑一笑,道:「敖龙王贵人多忘事,不记得在下了?」
  敖四海稍一定神,见到来人竟是文渊,不禁大骇,嘶叫道:「是……是你这小子!」声音中惊怒交杂,又带着三分恐惧。石娘子见到文渊 来助,心中大喜,叫道:「文兄,请你去救二妹、三妹,敖四海我来应付!」说毕猱身而上,双掌连环抢招,敖四海惊魂未定,一时招架不来 ,十分狼狈。
  文渊见蓝灵玉受两人夹击,最是凶险,当下步法一晃,长剑递出,一圈一转,登时接过睚眦太子手中剑招,由「潇湘水云」剑法一变,使 出一路「风雷引」
  剑意,于流畅严整之中,夹带着至为苍郁险峻的剑路,睚眦太子剑法虽狠,竟也无力反击,被气势迫人的「风雷引」压制得全无还手余地,不出三招,立时中剑,大叫一声,摇摇晃晃地向后仰倒。饕餮太子大惊失色,叫道:「不好!」
  一收铁鼎,转身奔逃,竟然是溜之乎也。
  文渊无暇追击,才解蓝灵玉之危,又飞身而至凌云霞身边,长剑连刺,便将赑屭太子迫开数步。赑屭太子知道他武功胜已甚远,不敢再攻 ,退了几步,叫道:「龙王,当真不好了!」
  敖四海率领数名龙宫太子,本可擒下巾帼庄四女,不料文渊一到,立时扭转局势,心中早已慌了,此时眼见睚眦倒地,饕餮逃开,赑屭慌 乱大呼,更加骇异。
  石娘子见他气势已馁,当即全力猛攻,清叱一声,一路掌法使得奇快,犹如一挂鞭炮炸将下来,脆快刚猛,一掌掌之间几乎没半分停息, 打得敖四海措手不及,接连中了三四掌。这几掌打得他气血翻腾,只怕文渊随时杀至,更是斗志全失,连忙使了个「巨浪排空」的虚招,趁机 后跃,叫道:「快退,快退!」
  龙宫派弟子慌忙抬起睚眦太子,纷纷往石室另一边通路窜去。文渊以事在紧急,适才几招剑法都是出尽全力,此时也需要稍稍回气,又担 心四女安危,便不追去。
  蓝灵玉护着杨小鹃力战,早已精疲力竭,此时危机一解,心头一鬆,险些站不住脚,倚着墙缓缓滑坐地上,不住喘气。凌云霞也是大耗气力,以棍支地,才能站稳。石娘子功力最深,剧战之余,虽也十分疲累,却仍是气定神闲,向文渊微笑道:「多亏文兄及时赶到,否则我们姐 妹四人可就真支撑不了了。」文渊忙道:「份所当为,石姑娘何必言谢。四位伤势如何?杨姑娘还好吗?」
  蓝灵玉低声道:「四妹中了唐非道的掌力震荡,只怕一时是起不来了。」凌云霞道:「只要能保住性命就好。」石娘子说道:「文兄,紫 缘姑娘,怎地不见向兄?」文渊道:「师兄在龙驭清手下受了伤,眼下只怕没法子过来。」石娘子脸色一变,低声道:「这可不太妙了。」
  紫缘说道:「石姑娘,韩公子、华姑娘、慕容姑娘不在这里么?」石娘子摇摇头,说道:「当时慕容姑娘把你藏在木箱中后,我们中了地 宫后殿的机关,落下地洞,韩公子护着华姑娘突围,跟我们失散了。慕容姑娘一人把唐非道引开,现在也不知如何了。」
  文渊接连听到唐非道之名,问道:「石姑娘,那唐非道是什么人物?」
  石娘子一怔,道:「你一路来到这里,竟没见到么?他是旁门左道中极厉害的角色,官虽只到百户,却是锦衣卫中第一高手,除了黄仲鬼 ,其他皇陵守陵使也没有能胜过他的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