狠狠撸狠狠射_天天撸在线影院_偷偷撸影院_撸管了_日日撸_撸撸网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yzwbggb.net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嫂子的诱惑

时间:2018-02-06 毕业后转眼已过了三年,一天我独自在奈良市闲逛,突然遇见老朋友吴启明和他的妻子陈玉媚,才知道他们刚搬到奈良市……,以后我常到他们家拜访,彼此混得很熟,由于我放长假,所以常常去他们家玩,启明每次都不在家。
陈玉媚长得十分艳丽,身材很棒,一双玉腿白嫩柔滑,尤其是穿上高跟鞋时,均称修长,足踝纤细,使人好想吞下肚子。当她弯腰时,浑圆雪白的臀部,使人知道她是经过人道的少妇,再加上胸前那对丰满高耸的乳峰,迷人至极,害得我每次阳具都翘得好痒,她似乎知道我的心里在想些什么,总是有意无意的挑逗我。
有一次……,我像以往一样到她家拜访,玉媚正在沐浴,启明正巧不在家,我本想告辞离去……
我说:「嫂子,启明哥既然不在家,我想先走了。」
她在浴室娇媚一笑的说:「志平,怎么这么早就要走,你先不要急着走嘛,等我洗完澡,你陪我去逛街。对了家里没人,厨房的门好像坏了,麻烦你修一下。」
我拿了一些工具,走到厨房,眼前的景象令我热血沸腾,只感到丹田一阵闷热,胯下的鸡巴「呼……」的一声,涨大起来,顶着裤子,撑得好难过。
祇见浴室门微开,玉媚正光着身子,搓洗她那高耸迷人的乳房,水流顺着她丰满迷人的曲线,由乳沟经小腹而到达那由白腻滑嫩的玉腿微遮--阴毛茂盛的阴户。
她装作没看见似的,自顾着沖洗,一双纤细修长玉手微握着香皂,自乳峰滑至胯下,搓洗着滑腻的私处,作出骚痒难耐的样子。我受不了这样的诱惑,胯下的阳具涨得更粗更长,我赶紧跑入厕所,拉下裤子放出阳具来,哇!
足足有八吋长,已前从未有女人能使我这般的粗大。「砰」她出来了,……
哇!呼……好不容易才放回内裤,哇!突出来了……没办法,出去吧!
玉媚穿着露肩的上衣和绿色的窄裙,脚穿红色高跟鞋,煞是迷人。哇!
又涨大了。
她看着我突出的裤子,粉白的小脸倏然胀红,娇媚的说:「志平,帮我拉拉链好吗?」
我祇有说好了!她走近并背对着我,哇!一大片雪白滑嫩的肌肤,我暗地吞了一口水,手慢慢的伸向拉链,轻轻的拉上去,突然间她弯下纤细的腰,屁股向后一挺,哇!我的鸡巴隔着窄裙直插入她的屁股沟,顶着她的玉穴,还一挺一挺的轻扣着,玉媚被插的站不起来,祇有向前一倾,倒在沙发上,我的鸡巴被她的屁股沟夹着,连带着倒在玉媚身上,玉媚气喘咻咻的,说不出话来,我赶紧爬起来,玉媚并没责备我的意思,反而两颊更红,不过她似乎全身无力似的,爬不起来。
在百货公司里,玉媚买了许多衣服,在逛到第六楼时,玉媚拉着我去买胸罩,她选了一件黑色蕾丝花边的胸罩和一件半透明的三角裤。她拿着在靠近角落的试穿室里试穿,我祇有在试穿室外等她。不一会儿,玉媚突然敲门,我不假思索,就把门打开,怪怪!玉媚正在穿上三角裤,才拉到大腿,尚未遮住阴户,雪白滑腻的大腿。两片滑嫩的阴唇……「砰」我赶紧关上门,一颗心七上八下,哇操!
鸡巴又勃起了,塞得裤子好紧。
回到家时,一辆机车迎面急驶而来,为了闪躲我和玉媚一个不小心抱在一起,她全身散发着特殊的体香,一对丰满的乳房顶着我的胸前,弄得我好不舒服,逗得我的鸡巴又翘了起来,直顶着玉媚的玉穴,顶得玉媚全身酥软,无力走路,我祇有扶着她回家了。到了家,玉媚忙着作饭,我本想就此告辞,但是玉媚不准我在吃饭前回去,我祇有留下来。
晚饭非常丰富,有XO酒,但是我还不敢吃,她看我不敢吃,知道我想等启明一起吃,就说:「今天启明出差,祇有我们两个人吃,」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已经十二点,玉媚姐酒喝越多,愈加放蕩,一双玉般的大腿,一直磨擦我放在的腿边的手,一会儿更是眼角含春,微波秋送,并把胸前上衣钮扣解开,露出雪白细嫩的乳沟,我的鸡巴又涨了起来,手也不听使唤了,渐渐的手摸上了她的大腿,她笑的更加浪蕩,我知道她十分的需要,手灵巧的翻入裙子滑进大腿内侧,触手一片滑嫩,接着摸到了湿淋淋的三角裤,我知道是淫水流出来了,二话不说手又翻进内裤中,摸索中我摸到了二片淫湿滑嫩的阴唇和茂盛的阴毛,我用中指和食指滑进玉穴,尽情的扣磨着那紧小的嫩穴,不多时,淫水大量涌出,顺着玉媚的大腿流下地板,玉媚渐渐开始娇喘呻吟,淫声浪语,使我不克自持,心里祇想把我的阳具插进这美妇的淫穴里,蹂躏她迷人的乳房,我的手指越弄越急,要不是她的嫩穴太小,我想併拢三指插下去。她开始迷乱了,嘴里「哼……
哼」的乱叫,身子倒入我的怀抱,我又把另外一只手放入她的怀中,搓揉着乳房,她的乳房刚好盈握,雪白娇嫩好摸极了,随手解开奶罩和上衣,雪白如脂的肌肤微微耸立两座迷人的乳峰,粉红色的奶头,微突于乳峰上,好看极了,我克制不住,俯下身把头埋在玉媚的胸前吸吮那迷人的奶头。
几分钟后,玉媚忍不住了抱着我,娇喘着说:「哥哥……我……忍……不住我一把抱起半裸的她,哇!淫水已经把她的窄裙用得全湿了,连丝袜都湿了,好淫的少妇。
一躺上床,我慾火高涨,飞快的除去玉媚唯一的三角裤,哇!是半透明的,我耐不住了,除去我自己的衣裤,露出粗大的阳具,怪怪!好粗,玉媚的玉手还把握不来,还好她背对着我卧在床上,否则她一定不准我插她嫩穴。
我兴奋的扑在她身上,一股体香噗鼻而入,好爽!我一挺腰,整支粗大的阳具插入她的屁股沟,玉媚翻个身,胸前的乳房好坚挺,我连忙俯下头吸吮起来,由于玉媚的皮肤雪白滑嫩,再加上她的那股骚劲,使我想吞下她。我的手也没空着,一手搓捏着她饱满的乳房,一手摸着玉腿的根部,尽情的扣着,她紧小的穴口不断涌出淫水,把床单都用湿了一大片。
她兴奋的不断摇摆她的粉白大屁股,俏脸上两颊泛红,美目紧合,樱桃小嘴微张,「哼……哼……」的淫哼着,突然她把手伸到我的胯下,握住我的鸡巴,她似乎吓了一跳,但继而爱怜万分的捉套起来,弄得我好不舒服,她细长白嫩的手指涂着鲜红指甲油,微握住我粗壮的鸡巴上煞是好看。
一会儿,她微喘的说:。你……的……好大
「不要担心玉媚姐,我会慢慢的用的,不过谁叫你这样迷人,使我的鸡巴涨得这样粗长,而你的嫩穴又这般狭小,进去时难免会有一点痛,不过等你的淫液出得多时,就不会痛了。」
我不等她回答,一个转身,对着淫滑的肉穴凑进嘴用舌头舔挖起来。玉媚一兴奋也用手握住鸡巴,樱桃小嘴一张想含住鸡巴,但是阳具太大祇能含住龟头。
她伸出香舌舔弄着鸡巴眼,使我的鸡巴又酥又痒又麻,我也开始用两手扳开她的玉穴,扣挖她的淫穴。
不一会,她也开始淫叫:。好痒她又洩了,我感到我的阳具越来越加坚硬,好想插穴,玉媚也想要我的阳具插入她的嫩穴中止痒,我毫不考虑的一转身,把我的阳具顶住玉媚淫湿的阴户,开始顶揉着阴唇。
「玉媚淫水直流,香汗淋漓,嘴巴不断喘气,雪白大屁股不停摇摆,把阴户不断凑上来,我不忍心折磨她,开始把阳具朝她骚痒的淫穴插入,「滋」龟头进去了,她哀叫一声,紧抱着我,银牙紧咬,嘴说不出话来,一会儿,她的小穴渐渐开始酥痒起来,并扭动白嫩的大屁股,一左一右,一上一下,用肉穴磨插龟头,以求止痒,我见她阴道开始酸痒,知道可以插下去了,屁股一用力,「噗滋」一声,进去半截,玉媚哼不出声来,我知道她很痛,但慾火使我丧失理知,屁股再一沉,「滋」一声,顶着了子宫颈,哇!还有一小段没有插进。我见嫩穴被我的巨阳物撑得紧紧的,好充实,慾火更加高涨,抓住玉媚纤细的足踝,开始抽送,「滋……滋……滋」声,插穴声不绝于耳。
玉媚叫得好浪,胯间嫩穴淫水不断,尤于阳具太大,加上玉媚嫩穴狭小,
我听她的淫声浪语,淫性加大,发疯似的,来回抽插嫩穴……
她也浪得更大声,满屋祇听见,她的呻吟声和插穴的「滋……滋……」声。
到了三点她洩了,全身香汗淋漓,说不出话来,我想再插穴,但她的嫩穴已有点肿了无法再插了,我突然想插她的后庭,但怕她不肯,祇有用骗了。
「玉媚姐,我想看你的阴户,为什么那样狭小,你把屁股拱起来给我看好吗?」
她有点不好意思,脸微红的说:「姐姐是因为启明的……那……个……所以才那样小,没想到你的……那个……好大……弄得人家好痛。」
说完慢慢拱起身来趴在床上,我趁她不及防备,一挺阳,就插入她的后庭「哇!」
玉媚大叫,痛得屁股抖起来,哇!没想到她屁股那么大,后庭那么小,好紧,爽死了,「……滋……滋……」
我插玉媚的屁股直到四点,玉媚全身瘫痪。从此启明出差,玉媚就会来和我幽会,到如今玉媚的嫩穴还是那样紧小,一双玉腿还是那样修长迷人,乳房还是一样饱满雪白。
光阴似箭,玉媚怀孕已经六个月,想一想她跟我已不可能再交往下去,反正我也* 腻了,再加上她生产后身材会变得臃肿,不如回台湾休息一阵子,再来看她帮我生了个什么样子的小孩,嗯!就这样办。
回到台北,第一个感觉是热,再来是小姐个个长得漂亮,身材好,皮肤白。
思维是我高中时期认识的朋友,别的不会,好色一流,最近又钓上一个如花似玉的富家千金,整天泡在女人堆里,没想到一个出国,都已经结婚了,反正闲着无聊,去看看他娶了个怎样子的女孩。
思维的家当真富丽堂皇,游泳池,网球场,高尔夫球场,……等等,样样不缺,由于土地大,露营也可在里面,思维因为工作关係无法陪我,所以我得到他的同意,在里面露营,我露营的地方离他家相距有一段路,所以很幽静,十分舒服。
这样过了三个星期,除了思维外,其它人我都没有碰见。
有一天,外面下大雨,我躲入帐蓬内想睡觉,翻来覆去睡不着,晚上十点左右,外面的雨越下越大,忽然有人在帐蓬外想进来躲雨,我见她一个人全身湿透了,若不躲雨一定会感冒,我忙拉开帐蓬让她进来,帐蓬是三人式的,所以她进来并不会觉得拥挤,她全身湿透冰冷不堪,我祇有拿条被子给她,背对着她让她脱下衣服裹上被子,她羞怯的背对着我脱下衣服,我因为好些时候没见过女人,情不自禁的回过头去,因为黑漆一片,所以看不见,没想到突然一阵雷响,闪电一闪,她刚好把胸罩脱下,下意识的回过头来,丰满的胴体,雪白的肌肤,加上迷人的粉脸,煞是迷人,我的阴茎「呼」的一声涨大起来,直顶着裤子,好难过。
她被我看得满脸羞红,娇柔媚人的说:「讨厌!* 吗在人家脱衣服的时候偷看,真是一个色鬼。」
「我。我……」我讲不出话来。
她迅速的脱光衣物,赤裸的爬进被子里并且问我:「你叫什么名字?」
我打量她一下,她的年纪应在三十岁以下,迷人的粉脸,修长的玉腿,浑圆的雪白大屁股,纤细的柳腰,一看就知是个开过苞的少妇,瞧她对我刚才偷看她脱衣并未生气,分明是个久旷已久的美少妇,阴户痒了,想找人止痒,刚巧我的阳具涨得痒死了,不如……
「我叫林志平,你呢?」我答道。
她娇笑了一下,娇媚的说:「我叫林媚兰,因为今天太晚出门了,没想到会下起雨来了,真是的。」
「你要去那儿呢?林小姐,这是我朋友家,你怎会闯到这里来呢?」我问道。
她又笑道:「这是我姊姊家,说什么闯入,怪难听的。还有以后不要叫我小姐了,叫我媚兰好了。」
寒暄几句,知道她是思维的小姨子,林媚如的妹妹,见外面雨是不会停了,就分别入睡。
她睡在我的右侧,半露出一双雪白迷人的大腿,均称的玉腿和纤细的足踝,使我难以入眠,胯下阳具涨得七八吋高,粗得像小孩手臂一样,好痒。
我见她已经熟睡,连忙脱下裤子,放出高涨的鸡巴,怪怪!半年没插过穴的阳具,粗得吓死人,青筋纠结,龟头涨得像李子般大小,一挺一挺的向上直翘,似乎在找寻猎物一样,好不酥痒。我抬眼瞧瞧林媚兰,无意中见她两颊泛,胸口起伏不定,起初我祇当她熟睡,没想到当我準备手淫的时候,突然间她「哼」出一声,接着翻转了半个身子,露出粉白的大屁股,我一时控制不住我自己,迅速翻到她后面,我见她裸露出半截乳房,知道她刚才并未入睡,因为她的奶头兴奋而坚挺,粉红的乳晕十分迷人,知道她淫性已起,二话不说,一个顶刺,把阴茎插进她的屁股沟,左右手在她饱满的胸前抚摸逗弄,并且轻轻吻吮着她的粉颈,不一会她渐渐开始娇哼我不放过机会,两手顺着她平滑的腹部,慢慢的滑向大腿内侧,她两腿反射的夹一下,接着微微张开,使我的手能顺利的摸进淫水四涌的阴户,无意间发现她的肉穴相当的窄,不过收缩的相当有力,显然是一位床上功夫非常有经验的少妇。
两片微张的阴唇,滑润而柔软,另我爱不释手的不断抚摸,揉压,磨擦,逗得她娇喘连连,粉白的大屁股左摇右摆的磨得鸡巴好不舒服,淫水阵阵泊流满了整个下部,她媚眼如丝,浪声连连,再也无法装睡了,忙叫道:「志平哥!
我受不了了,快插进去,我……难受死了。」
我抬头看了一下她,见她媚眼微张,喘哼不定,知道这骚狐狸迫切需要鸡巴插穴,我一翻身,压在她雪白娇柔的玉体上,运用气功将原本已粗大的阳具胀得更大,用龟头肉稜子顶着因发痒而微红的阴唇,但不插入,慢慢的左右上下磨擦着,不一会,空虚的淫穴因得不到阳具的止痒,淫水如泉涌出,我见她因慾火难耐,全身香汗淋漓,雪白滑嫩的屁股不断上下扭动着,淫穴一开一合,晶莹的淫水泊泊流出,我也耐不下去想插她穴的慾望,一个翻身,跪到她胯下,两手握住她纤细的玉踝,把玩一会,就往肩膀上放,一手扶着挺涨的鸡巴对準嫩穴,「滋」
的一声,插入了半截,媚兰「嘤咛」一声,两眉微皱,樱嘴张的大大的,我见她如此痛苦,心想「长痛不如短痛」,两股一夹,「滋」又进去一截,余下两三公分在外面,龟头已经顶住花心,她这下更痛得不得了,贝齿猛咬,全身猛烈摇摆,阴道猛的夹着我的阳具,使我快感阵阵,我忙俯下身子,吸吮她饱满滑腻的乳房,尖挺迷人的乳峰,散发出迷人的乳香,我一边吸一边咬,一面用手在上面抚摸,揉弄,渐渐媚兰的穴开始酥痒起来,淫液顺着鸡巴流满胯下,我开始抽插她的淫穴。
我听她喊出了淫声,疯狂的抽插她的嫩穴,暴起暴落,次次顶着了花心,龟头肉稜子刮着阴道壁,使她快感异常,她异于常人的狭小嫩穴,把我小儿胳臂粗的阳具,包得紧紧的,我双手向下想扳住她雪白粉嫩的大屁股,不料因淫水流满了她的屁股,竟滑腻的扳不住手,我只有抽出鸡巴,想换个姿势,一抽出,淫水随之蜂涌而出,媚兰顿时感到阴户空虚不已,娇喘着说:「好哥……
哥……哼……你……怎……么「媚兰妹妹,我们换个姿势再* ,你说好嘛?」
我淫笑着说。
媚兰被我这阳具* 得前所为有的舒服,比她丈夫* 得还要棒,此时我把鸡巴抽出,淫水把她阴道的嫩肉泡得酥麻淫痒,极须阳具的插穴,忙说:「好……哼」
就爬起雪白的玉体,把头往我的胯下俯下,双手一抓,鲜红的樱桃小嘴一张,含住我的龟头眼,吸吮起来,香舌猛舔,吃得「滋滋」有声,我感到阵阵的麻痒,龟头一鬆,「噗……噗」的精液朝她嘴里猛射,媚兰瞧我洩了阳精,高兴的又舔又吻着我的阳具,粉脸上浮出了淫蕩的神色。
我见她雪白粉嫩的大屁股翘得老高,又圆又大,忍不住一手顺着她的屁股沟,滑下阴户,大拇指抠进她的屁眼,食指抠进她紧紧小小滑腻的玉穴,大概是经过我巨大阳具的插穴,她的阴道有显着的扩大,不似先前那样坚狭紧迫,大小阴唇也呈现殷红,茂密微卷的阴毛也因淫水的氾滥而滑湿不已。
媚兰经我这一摸穴挑逗,丰臀左摇右摆的,淫水洩得我满手,修长迷人的玉腿时而弯曲时而伸直,阴户紧紧夹着我的手指,樱桃小嘴更加紧吸吮我垂软的鸡巴,灵巧的香舌左转右舔的直刮得马眼舒服极了,我心里暗道:「这又俏又迷人的少妇舌功煞是销魂,比起那日本的玉媚姐有过之而无不及。」
经过几分钟,外面的雨渐渐停了,满天的星斗高挂天空,由于思维家这片草地十分辽阔,再加上现在已经是深夜两点,四周静悄悄,帐内媚兰这迷人的俏少妇,曲线玲珑的玉体仍然慾火未熄,我只有运起黄大师教我的玄功,只见媚兰口里的小家伙,逐渐涨大逐渐伸长,终于涨到媚兰的玉手握不住,小嘴只能含住龟头,比先前的勃起还要大几吋,媚兰从未见过男人有那么大的尺吋,「啵」
的一声,吐出龟头,用涂满丹蔻的玉手把玩揉捏,心头狂跳不已,心想自己手指宽大的小穴,刚被小儿手臂粗的鸡巴插入已经痛得银牙紧咬,若再被这似驴鸡巴大的阳具,直入玉门关,那不是要缝上好几针嘛。
我见她脸上的表情,知道她怕痛,安慰道:「媚兰姐,鸡巴大才好,玩起来才过瘾,很多女人,都梦想自己被大鸡巴插穴,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,若你怕疼,待会插穴的时候尽量把玉腿张大,闭起眼睛忍一下,马上你就会感到前所未有的愉快和充实。」
媚兰因阴户已经极度的酥痒,只有勉强答应了。
我把她轻轻扶躺在地上,把两个枕头,一个摆在她胸部下,一个放在她大屁股下,把她的胸部乳房和阴户拱起,分开她修长结实的美腿,我扶着我的银枪,对準了小缝,一用力,「噗滋」一声,滑入阴道,媚兰惨叫一声,晕了过去,我感到龟头肉稜子刮着阴道的嫩肉缓缓的进入,淫液和血水顺着会阴部缓缓流出。
渐渐的我感到淫穴逐渐扩大,已没有先前的紧小,就开始缓抽慢插,次次顶着花心,媚兰幽幽的醒来,由于破穴的疼痛已过,代之而起的是空前的舒畅,媚兰妖媚的叫床声,使我发疯似的狂插狠抽,媚兰小小的穴,被撑得涨鼓鼓,像凸起的小肉丘,这一夜就在这插穴中渡过。